有趣的内容

欢迎访问广俊有趣网,我们专注于分享有趣的内容、有价值的知识以及生活常识

东北军起义,师长以“交代后事”为名,召来参谋长一举擒拿

发布时间:2022-07-23 12:25来源:广俊有趣网编辑:富宁安 浏览:字体:

作者:海风

东北军起义,师长以“交代后事”为名,召来参谋长一举擒拿

1939年,山东日伪顽势力众多,各类打着抗日旗号的队伍最多时有240多支,20余万人。延安根据山东抗日的形势,任命朱瑞为八路军第一纵队政委、山东军政委员会书记、山东分局代理书记。

朱瑞

朱瑞曾任红一军团政治部主任、北方局军委书记、组织部长等职,是人民炮兵的重要奠基人,也是优秀的政治工作者。到山东后,朱瑞分析形势,继承与发展与东北军的友好关系,争取于学忠,打击顽固派沈鸿烈,争取更多的抗日力量。

1940年,东北军第57军军长缪澄流暗中投敌叛国,被333旅旅长万毅发现。万毅是地下组织成员,他马上告知111师师长常恩多。常恩多是爱国人士,原是张学良的部下,1939年春,在周公的亲自安排下,发展为组织成员,多次率部队与日伪军战斗取得胜利。常恩多与万毅商量之后,发动锄奸行动,驱逐了缪澄流。

常恩多将军

两年之后,蒋军不断制造摩擦,111师部分军官属于顽固派,他们积极与我为敌,参谋长陶景奎等几个军官突然发动事变,逮捕了万毅和八路军驻该师的民运科科长彭亮。他们关押了万毅,杀害了彭亮。此时,师长常恩多患上了肺病,十分严重,躺在病床上。他感到自己快支撑不住了,但是很担心部队与我为敌。

8月2日,常恩多派人找来苏鲁战区的政务处处长郭维城。常恩多说:“目前形势危急,如果继续待在这里,部队有走向危亡的可能,我决定将部队改为东北挺进军,打回老家,要请你帮忙带好队伍。”郭维城点头同意他的做法,说:“部队驻扎在不同的地点,他们能听我指挥吗?”

常恩多说:“这个好办。”他躺在床上手书了一份命令:“本师官兵须知,务必要贯彻张汉工主张,追随郭维城,杀敌锄奸。”郭维城拿到命令后说:“谢谢师长的信任,我将不辱使命,带好队伍。”

8月3日下午,副官按照常恩多的计划,通知陶景奎等人说师长病危,要交代后事。这几个人十分高兴,陶景奎早就想当师长,他认为这下可以实现自己的师长梦了。等他们一进屋,就被埋伏在房内的士兵擒拿。接着,郭维城按照常恩多的指示,抓捕顽固分子,发布起义通电,印刷《东北挺进军宣言》。

当天苏鲁战区军法分监终审判决,万毅定罪“通敌、西安事变从犯、奸党嫌疑犯”。郭维城赶到监狱,对万毅说:“师长病情恶化,形势危急,我打算营救你出狱,请等待一下。”郭维城走后,万毅想到师长病危,心中难过,又担心郭维城营救自己能否成功。他心想:“目前的形势瞬息万变,我绝不能不明不白地死在监狱里。”当天晚上,他借上厕所的机会趁警卫不注意翻墙逃出,几经周折,第二天赶往山东分局汇报情况。

万毅

在山东分局驻朱范村,朱瑞等人听取了万毅的汇报。朱瑞说:“东北军与我军共同抗日,这个局面一直维持得不错,顽固派摩擦行动加剧,逼迫111师有爱国心的将士出走,我们要尽全力帮助他们摆脱顽固派的控制。”朱瑞和分局的领导一起商量后,决定由朱瑞带领指挥小组,万毅等人靠近111师予以帮助。随后,常恩多、郭维城率领111师转移,这就是“八三义举”。

由于常恩多病重,该师的骨干人员缺乏,有几个顽固派军官对常恩多的起义不满,于是煽动部分人员出走。眼看部队有瓦解的趋势,常恩多急忙下令向八路军根据地开进。

得知东北挺进军起事后不顺利的消息,朱瑞带领几人于九日赶到该师师部,常恩多已经去世。朱瑞对郭维城说:“情况危急,现在111师人心不齐,强行改名只会引起众人反感。我建议放弃东北挺进军的称号,恢复111师番号,稳定部队,团结抗战最重要。”

郭维城点头说:“人心不是靠逼迫来的,部队能一致抗日,我们就有共同的目标,就能稳定这支队伍。”他们商量后,认为师长常恩多去世的消息要暂时保密。山东分局研究决定,继续使用常恩多印章,发布命令由万毅、郭维城任副师长,重新商定旅、团长的提名人选,报山东分局批准。

随后,万毅、郭维城根据掌握的情况,将有爱国心、有军事指挥能力的人选拔为旅、团长。这些旅、团长摸清了士兵的思想情况,做好引导工作,部队逐步稳定下来。

接着,朱瑞指示万毅、郭维城将部队带入滨海根据地休整。部队到滨湖根据地之后,朱瑞进一步掌握了这支部队官兵的思想动态。在召开分局会议时,有同志提议:“既然部队已经在我们的根据地,就把他们改编为八路军,让他们也有归属感。”

朱瑞说:“111师部队的归属问题事关重大,我调查过,目前时机还不成熟,有一部分士兵并未想加入八路军。目前我们最关键的工作是维持这支部队的稳定,将其改造成八路军的外围友军。同时,如果把他们改编成八路军,顽固派一定会说八路军破坏统一战线,充实自己的队伍。”大家讨论后都同意朱瑞的做法。

不久,朱瑞听到111师部分官兵议论纷纷:“这次义举人太少了,只有1/3的人过来了,没劲!”“就这样跑出来了,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着落?”朱瑞观察到了官兵的悲观失望情绪,他让万毅组织召开了一个会议,他给大家讲了一个故事。

有一次,法军打败德军,高兴得手舞足蹈,突然有一个法军喊道:“我们为什么没有脑袋?”大家愣了一下,有人回答:“我们的脑袋被德国人拿走了。”许多官兵没有听明白这个故事。朱瑞接着说:“法军虽然获胜,但收获并不多,就像我们这次起事,虽然带过来的人数不多,但常恩多师长和我们一起,他就是我们的脑袋,这就是最大的胜利。”

听完故事,官兵们都笑了,精神也振奋了许多。此后,朱瑞多次到111师驻地看望官兵,要求保障好部队的生活,向官兵讲解我方的政策和起义部队目前面临的困难。经过整顿,111师官兵思想趋于统一。

随后,朱瑞安排下步的工作。他说:“111师必须重新回到抗日前线,建议进一步团结上层,改造干部,教育士兵。目前师长空缺,群龙无首,要选出师长。”111师举行选举,推选万毅为师长,郭维城为副师长兼政治部主任。1943年,蒋军重建111师,万毅、郭维城向山东分局提出:“既然蒋军已重建111师,那我们的部队就可以正式改名。”山东分局研究批准,111部队正式改编为八路军滨海支队。

后来,八路军滨海支队团结一心、奋勇杀敌,成为滨海军区的骨干。解放战争初期,挺进东北,成为38军的基础力量。

    郑重声明:网站内容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立即删除!

    上一篇:文天祥起义兵毁家纾难

    下一篇:历史上真实的王昭君:夫死从子,最终怀恨病逝

    相关阅读
   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