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趣的内容

欢迎访问广俊有趣网,我们专注于分享有趣的内容、有价值的知识以及生活常识

父亲真的老了,每每去看他,总是佝着腰,送我们上车

发布时间:2021-08-27 15:25来源:未知编辑:陈文涛 浏览:字体:

  #隐秘的角落父爱#90高龄的父亲,身体硬朗,笑声洪亮,一派乐天的神态。只是,前列腺癌术后的他,腰佝了,步态蹒跚,真的是老了……

父亲真的老了,每每去看他,总是佝着腰,送我们上车,倚门而笑

  江汉平原白杨林

  哥嫂的无微不至,满足了老人最后的虚荣

  早在20多年前,父亲曾因为我小小地嘚瑟了一把。

  那时,30出头的我,一个农民的后代,因为在医院工作出色被任命为一个小领导。

  同时,也因为科普著作和文学创作的小成绩,浪得许多虚头巴脑的荣誉:作家协会会员,政协委员,全国自学成才模范……

  更有影响的,是有多篇作品产生一定反响,更且还有部分篇什,上了国家级大刊,稿酬单子雪片般飞向穷乡僻壤。

  一个驻地上级领导与父亲是好友,谈起我,赞赏有加。自然也表扬几句老父亲。

  父亲谦虚地客套几句,心中得意,却只是一味说,我是个半文盲,念过几年私塾,帮不了孩子什么……

  回来遇到我,把他和上级领导的对话重复了一遍。他眉飞色舞的样子,让人忍俊不禁。

  也是,他是以"不操心","无欲求"而出名的甩手掌柜。孩子成长,个人境遇,家庭计划,他是散淡的,根本就不大费心。

父亲真的老了,每每去看他,总是佝着腰,送我们上车,倚门而笑

  右为作者

  那是性格使然。

  大伯曾对我父亲的佛性,颇有微词。年轻时候,大伯批评他:人家过日子,比树叶儿都稠密,你是撂棍打不着的稀松呵!

  说实话,父亲并非巨婴式的无为。他只是不善于也不屑于与生活对抗而已。他的观点是,愁有用,大家都去愁;愁没用,干嘛不开心一天天过呢?

  事实证明,他的佛系人生,还真的有了福报。那些比他活得累,活得操心,活得焦虑的人,都一个个先他驾鹤西去,而他却一直快快乐乐,优哉游哉地活过90.直奔百岁!

  算命先生说,您育两儿,均孝顺,成家立业,子孙满堂。晚年幸福,百岁有望!

  我尚在任上,距离退休还有二年。大哥大嫂扛起了照护老人的责任。各种食物花样翻新,雪雨天气不必出门,大哥会准时热汤热菜送来。

  而且,送餐的同时,还要打扫卫生,陪他聊天。晚餐则要替他洗澡,然后再离开。

  一方孝子的佳话传播开来。老人外出散步,总被人羡慕地围着,说长道短。

  那是何等的傲娇?长寿。子孙孝顺。日子过得滋润,那份得意,总是掩不住的。

  哥嫂的无微不至,满足了老人最后的虚荣!

父亲真的老了,每每去看他,总是佝着腰,送我们上车,倚门而笑

  我孙子仿效我们,很小就知道敬老孝老,懂得分享

  看到重孙子,忙不迭往车里塞水果,那趔趄的样子,满是慈爱

  我带孙子回去看望。

  我进门,孙子在门外。见了我,说句,回来啦。惊喜地盯着门外,问:嘚宝呢?嘚宝咋没来?

  我说,在门外看小鸟,马上过来。

  哦,他挣扎着下床,要往外面去看他的重孙子。

  被我制止了。

  外边风大,您腿却不利索,先坐着,我让他进来就是。

  孙子两岁多一点,对老爷爷印象深刻,每次都会未进大门声先到——

  老爷爷好!

  嘚宝果然看完小鸟就进来了。重孙子嘴巴很乖,一声"老爷爷好!"之后,就跑去玩了。

  我回去,抓紧时间尽点孝道:收拾房间,倒尿袋,冲洗卫生间,调调电视机……

  还有闲空儿,再回回身体状况,然后放下牛奶零食之类准备打转。

  毕竟是一周或者两周才来一次,老人总问东问西,更多的,是我们临走时,他手忙脚乱地往袋子里装水果,然后颤颤巍巍地拎到我的车边。

  给嘚宝带着。吃水果好哟……

  他硬往车里塞,几番推辞,我还是接住,放到车里。

  不接,肯定会伤他老人家心的。那是他表达对孙辈喜爱的唯一方式,说不定,那是他攒了好久的小礼物哩!

  他眉开眼笑地回到门边,倚着门框,目送我们离开。嘴里不停地喊他重孙子的名字。

  为了便于告别,小嘚宝伏在车窗边向老爷爷挥手……

  一次,当我们车子启动时,老人忽然进屋,拎着一只大大的哈蜜瓜追了出来。

  哎呀呀,脑子不好使了。忘了还有一只瓜哩。带上带上……

  他追出来时,我们发现,老人的腿脚忽然变得很利索,腰也不那么佝偻……

  精气神还在。我们的到来,那神儿,更加饱满了!

父亲真的老了,每每去看他,总是佝着腰,送我们上车,倚门而笑

  老了,帮不了也不必帮孩子什么,但爱小辈的那份初心,仍然未变

  大哥年轻时,患上脊椎结核,南下北上去看病,是父亲背上背下去的。

  母亲在家干完公家活儿之后,加班加点收割荒野里的茅草,堆成垛,卖给附近窑厂换医药费。

  父亲在大城市小城市之间辗转,受尽颠波之苦,遭人白眼也是常事。

  武汉辗转郑州,最后在那里遇到大哥的救星——一个热情友善又医技精湛的教授。

  手术成功,父子俩出院回家休养。

  从此,父亲那里,我学到了一个新词——阶级眼!

  我好奇地问:什么是阶级眼?

  就是扒高踩低,欺压百姓讨好富贵的小人。势力眼,分阶级对待!看碟下菜……

  原来,他们在武汉因为语言不通,武汉本地口音又粗犷带脏字的语调,惹恼了父亲——一个年轻医生态度生硬的接诊方式,让温和的父亲发飚,直接冲出诊室,带着大哥挂了另一个医生的号。

  为什么说人家阶级眼呢?

  因为,他们亲眼目睹了一个官员模样的人,被人加塞带到了诊室,带那人进来后对年轻医生介绍这是某某厅长……

  医生顿时表情大变,笑容灿烂,一脸奴才相。

  阶级眼,被我记下了。大凡写文章时,我对那些变色龙式的人物,势利小人,一律冠之"阶级眼"!

  可见,父亲当年,一个平头百姓带孩子去大医院看病,遭遇多少冷眼和歧视啊!

  如今,他老了。已经帮不到孩子们了。可是,那颗疼爱儿孙辈的初心,依然不变。

  他很少操心,不等于不操心。那份着急和焦虑,一直隐藏着。当我们遇到难题,他会悄悄问一句,然后是一段静默。他知道,他已经帮不到我们了,只是用静默等待陪伴我们应对那一切……

  结语:

  父爱,通常是不动声色的。

  我从来没见过他老人家遇到困难埋怨急躁和冲动过。

  他总会哈哈一笑,说,天塌了,有高个子撑着呢!不急!

  若是迫在眉睫的急事儿,譬如明天米缸里的粮只能对付一天,那他老人家照样蒙头大睡。问他。他说,车到山前必有路!

  离开祖籍几十年,只回老家3次,他一般不返故里。原因是,老家人爱攀比,受不了那些虚荣。即使他的孩子有了出息,也从不炫耀显摆。他认为,那太浅薄!

  总之,父亲的三观,我受益匪浅,但学不来,悟到炼不到!

    郑重声明:网站内容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立即删除!

    上一篇:病床上的他们,年龄差距甚大,女孩的行为感动了我

    下一篇:环卫工人拾金不昧 平凡岗位“不凡”举动让城市更温暖

    相关阅读
    返回顶部